歡迎進入歌舞伎世界 日本傳統表演藝術「歌舞伎」欣賞指南歡迎進入歌舞伎世界 日本傳統表演藝術「歌舞伎」欣賞指南

歷史

成熟期

猿若町的誕生

“Toto Meisho Shibaimachi Hanei no Zu”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81510)

形成享樂世風的19世紀上半葉也是武士們極度貧困的時代。在政治和經濟等陷入僵局的情況下,被稱為天保改革的幕府採取了緊縮政策,老百姓的娛樂和奢侈被嚴厲控制。特別是1842年(天保13年)對歌舞伎進行了全面打壓。

首先,以之前位於都城中心、被稱為「江戶三座」的三大劇場為首,中小劇場和人形淨琉璃等劇場也全部遷到當時還是郊區的淺草。另外,堪稱代表歌舞伎顏面的第5代市川海老藏因奢侈和揮霍的罪名受到處罰,被趕出江戶。

因此,歌舞伎不得不暫且衰退,然而由於改革本身就是與時代背道而馳的復古方式的內容,因此在沒有取得多大成果的情況下逐漸放寬管制。在此期間,前往名為猿若町的淺草新劇場街的客人也增加,歌舞伎的繁榮逐漸恢復。

“Toto Meisho Shibaimachi Hanei no Zu”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81510)

河竹默阿彌的活躍

“Sannin Kichisa Kuruwa no Hatsugai”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100330)

猿若町的劇場街在社會從江戶時代(17~19世紀)向明治時代(19~20世紀)發生巨大變化的形勢下,持續了19世紀中葉的大約30年。另一方面,在曲藝場演出的講談和落語等表演受到歡迎,也開始與歌舞伎產生相互影響。

在這個時代,儘管不是名門家系,而且容貌和聲音也不理想,但是第4代市川小団次成為歌舞伎演員的第一人。他的動作出色,舞蹈也很拿手,還能熟練地表演「早替(瞬間換裝)」和「宙乘(將演員吊在空中)」等「外連」,在寫實的演技和讓觀眾流淚方面沒有人能夠與他相提並論。

發揮小團次的這個特點,劇作家河竹默阿彌(1816-1893)創作了很多以下層社會出身的小惡棍為主人公的《三人吉三廓初買》等被稱為「白浪物(以盜賊為主人公)」的作品,獲得了巨大成功。他擅長在世態戲中細膩地描寫平民的生活,運用有節奏的長臺詞和清元節這種富於音樂性的淨琉璃伴奏等,高雅的格調十分突出。如畫般勻整的舞臺構成也有其特點,例如在《青砥稿花紅彩畫》[俗稱《白浪五人男》]中,五個小偷奢華地站成一排自報家門。另一方面,對登場的人物,實際上幾乎不使用某某人這種「交織」的手法,從因果報應的角度講述染指壞事的普通百姓的生活方式,從而感覺到擺脫了此前的創作模式。

江戶時代末期,悲嘆幕府屢次進行嚴厲打壓的第4代小團次去世。該幕府也在1868年(慶應4年)開始的戊辰戰爭中崩潰。進入明治時代後,雖然默阿彌也根據新時代的要求陸續創作前所未有領域的作品,但是他仍然繼續創作反映失去的江戶風貌的世話物,成為一名跨越近世和近代發揮才能、為數不多的劇作家。許多這些作品現在仍然反復上演,在歌舞伎的演出戲目中佔有重要的位置。

“Sannin Kichisa Kuruwa no Hatsugai”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100330)

歌舞伎的現代化

“Kanjincho”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BM001470)

即使進入新時代,老百姓也喜愛歌舞伎,但在強烈要求變革的人們當中,對以往歌舞伎具有的簡單、娛樂性一面的批判日益增強。特別是理應作為江戶歌舞伎領袖的第9代市川團十郎本人是一名急先鋒,積極試圖改變荒唐無稽的故事以及誇張的演技和演出。對此,將歌舞伎轉型為西方戲劇那樣高地位的文化,作為可以招待政府官員和外國要人的舞臺藝術,這種想法與明治政府的意圖一致,從而引發了「戲劇改良運動」。

在這個運動中,第12代守田勘彌開設了新富座,推進了以使用煤氣燈等為首的劇場改革。1887年(明治20年)實現了天皇觀賞歌舞伎,大幅提高了歌舞伎的地位。

在演出戲目中,出現了將以往的「時代物」按照史實重新編排,在化妝、服裝、表演等方面重視時代考證演繹的「活歷物」、以及根據能樂的演出戲目的樣式高調演繹、被稱為「松羽目物」的作品群。然而,這些改良的努力被觀眾認為偏狹無聊,「活歷物」在得不到支持的情況下逐漸無法演出,目前幾乎不上演。

另外,致力於在新時代的風貌中重新創作以往的「世話物」、因當時的髮型名稱被稱為「散切物」的作品群也以第5代尾上菊五郎為中心演出。然而,觀眾強烈支持的是諸如默阿彌新創作的《梅雨小袖昔八丈》那樣設定了江戶時代故事的「世話物」。

19世紀末期,團十郎和菊五郎開始以更加高雅的形式演繹從江戶時代開始延續的戲目,展現成為後世規範的舞臺。與第4代小團次的養子、在默阿彌的支持下作為立役深受歡迎的首代市川左團次一同被稱為「團菊左」。

“Kanjincho”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BM001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