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歌舞伎世界 日本傳統表演藝術「歌舞伎」欣賞指南歡迎進入歌舞伎世界 日本傳統表演藝術「歌舞伎」欣賞指南

歷史

發展期

舞蹈劇的展開

Nakamura Tomijuro I
“Kokon Haiyu Nigao Daizen”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0010460)

Nakamura Nakazo I
“Kokon Haiyu Nigao Daizen”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0010422)

不僅是作為戲劇的進展,歌舞伎從發祥時開始就具備的舞蹈一面也隨著聲樂和三味線音樂的流行而發展。被稱為「所作事(舞蹈劇)」和「振事(有音樂伴奏的舞蹈)」的舞蹈劇伴隨著以歌曲為軸的「長唄」音樂,最初是作為女方的藝術形成的。特別是18世紀中葉首演的《京鹿子娘道成寺》是從源自能樂的原作中提煉出描寫戀愛女性情愛的部分作為舞蹈劇獨立出來的,現在也是經常上演的女方舞蹈的代表作。

另一方面,不僅是從人形淨琉璃與作品一起移植到歌舞伎的義太夫節,「常磐津節」和「富本節」等作為歌舞伎的伴奏被採用。這些稱為淨琉璃的音樂與長唄不同,原本是講故事的藝術,所以在「所作事」方面也誕生了戲劇性要素很強的作品。「所作事」不僅僅是女方,也可以透過立役表演。18世紀下半葉首次演出的《積戀雪關門》是使某作品中以「常磐津節」為伴奏的舞蹈部分獨立的作品,目前也在上演。

19世紀上半葉,一名演員變換男性或女性、甚至身份和年齡同時扮演任何角色跳舞的「變化舞蹈」也開始流行。

Nakamura Tomijuro I
“Kokon Haiyu Nigao Daizen”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0010460)

Nakamura Nakazo I
“Kokon Haiyu Nigao Daizen”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0010422)

鶴屋南北的活躍

從「KABUKI舞」開始經過了大約兩百年,在文化、文政年間(19世紀上半葉),人口進一步向江戶集中,幕府的統制減弱,享樂的風潮增強。新的文藝、美術、工藝、音樂等不斷湧現,輕鬆享受的講談、落語等藝術也興盛起來。

歌舞伎的發展勢頭進一步增加,對在城市居住的人們的生活方式產生曆法和服飾等各方面的影響,越是成為支撐其他許多文化的基礎,就越能深深地紮根於社會。演員和劇作家在上方與江戶之間的往來增加,風格變得多樣化,另一方面,隨著多色印刷等印刷技術的進步,與各種出版物合作的演出也增加了。

代表這個時代的劇作家是第4代鶴屋南北(1755-1829)。他確立了真實描寫生活在社會底層人們生活方式的「現實世話物」領域,同時也創造了多用帶有意外出現亡靈等的「外連」裝置的刺激性「怪談物」。另外,以當時人們熟知的幾個故事的「世界」為基礎,更換登場人物的角色類型和設定,推出新作品的「書替」,以及運用混合多個不同「世界」的「交織」等手法,誕生了自由且獨自的作品。《東海道四谷怪談》是一部充分體現這些特點的作品,至今仍頻繁上演。

另外,在這個時代出現了很多流芳後世的名演員。第5代松本幸四郎擅長飾演敵役角色中的大惡棍角色類型的「實惡」,與南北共同創造了鮮明的「現實世話」的惡人形象。第5代岩井半四郎是一位以愛嬌的風貌為人所熟知的女方,在南北的作品中,他確立了美麗且大膽、死乞白賴、甚至連殺人也在所不辭的「惡婆」角色類型。飾演了很多南北的怪談物的第3代尾上菊五郎留下了很多後來被稱為「音羽屋型」的演技。在南北的很多作品中,與菊五郎共同演出的第7代市川團十郎雖然是美男子但確立了本性是惡人角色類型的「色惡」,也留下了很多後來被稱為「團十郎型」的演技。

“Ehon Gappo ga Tsuji”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30180)

“Sumidagawa Hana no Goshozome”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30410)

“Ehon Gappo ga Tsuji”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30180)

“Sumidagawa Hana no Goshozome”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30410)

歌舞伎十八番的制定

“Kanjincho”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31600)

從元祿年間(16世紀下半葉~17世紀初)開始,作為「荒事」引領歌舞伎的市川家系一直被視為江戶歌舞伎的領袖。1832年(天保3年),第7代市川團十郎在讓兒子繼承其家名跡,從之前市川家系傳承的戲目中選擇了18個戲目,分發這些內容的印刷品。這些是歷代團十郎擅長的、展現作為擁有超人力量的主人公的「荒事」作品群。之後,在初次演出對舊作採用能的樣式重新改編的《勸進帳》時,將這些戲目再次稱為「歌舞伎十八番」,其名稱逐漸固定下來。

為了與「歌舞伎十八番」對抗,後來時代的第5代尾上菊五郎制定了「新古演劇十種」。此後,各演員家系相繼制定了這種演出戲目。一個演員擅長的演技和戲目經常被那個家系繼承下去,在歌舞伎本身經典化的過程中,各家系對「家系藝術」表現出極大的自傲。

“Kanjincho”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3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