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歌舞伎世界 日本传统表演艺术“歌舞伎”欣赏指南欢迎进入歌舞伎世界 日本传统表演艺术“歌舞伎”欣赏指南

剧目

歌舞伎的创作

江户时代,几个剧场竞相上演歌舞伎。剧作家和演员属于这些被称为“座”的剧场,不断推出作品。

歌舞伎的剧作家

江户时代(17~19世纪)的观众以感受演员的魅力为观剧的极大乐趣。因此,被称为“狂言作者”的剧场专属剧作家每年考虑与剧场签约的演员各自的技艺和特色,一边设计能够发挥魅力的角色一边创作故事,另外还负责演出的协助和演出的进展等。

歌舞伎在起源时,演员自己兼剧作家,一名剧作家创作整个作品。后来,随着上演的作品长而复杂而采取合作机制,在以“立作者(首席剧作家)”为主导的设想下,由数名剧作家分担创作。

然而从江户时代结束、社会向西欧化、现代化发展的20世纪初期开始,上演以前与歌舞伎没有直接关系的剧作家创作的戏目逐渐增多。

构思的方法

为了让每个人都能欣赏长而复杂的故事,在江户时代,通过演艺、文学、口头传承等,以当时观众已经熟悉的故事为基础构思作品成为惯例。这样的架构被称为“世界”,诸如〈平家物语〉及〈曾我物语〉、〈太平记〉等与历史相关的,以及〈染·久松〉及〈清玄·樱姬〉等与情爱有关的等,众多的故事提供了题材。

此外,在“世界”架构的基础上,运用自身独特的方法进行渲染,被称为“趣向”。剧作家首先制定“世界”,在保持这个架构的同时,通过让观众联想强盗及杀人、欺诈及殉情等当时的事件,或者通过引起〈自认为〉、〈代替他人〉、〈弄错人〉展开以及〈断绝关系〉等类型的场面来编出新的故事。

编剧的展开

“Kanadehon Chushingura” in the world of “Tokaido Yotsuya Kaidan”
“Kanadehon Chushingura”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70930)

The toitagaeshi mechanism used in the “Tokaido Yotsuya Kaidan” ‘Ombobori’ scene, in which corpses are nailed to both sides of a wooden door
“Tokaido Yotsuya Kaidan”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100380)

由于禁止在艺术和文艺中提及同时代事件的禁令,这种编剧方法进一步发展。其中也有将受欢迎的作品作为“世界”创作新的歌舞伎作品。例如,人形净琉璃在18世纪中叶首次演出,之后在歌舞伎中反复上演的《假名手本忠臣藏》。家臣历尽艰辛为君主报仇,将这部作品作为“世界”,19世纪上半叶,第4代鹤屋南北创作了《东海道四谷怪谈》。在这部戏中,重复了让作为一名家臣的男子为了私欲而抢劫和杀人,融入当时流传的女性亡灵出现的传言以及男人和女人的遗体漂流到岸边事件的“趣向”。

“Kanadehon Chushingura” in the world of “Tokaido Yotsuya Kaidan”
“Kanadehon Chushingura”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70930)

The toitagaeshi mechanism used in the “Tokaido Yotsuya Kaidan” ‘Ombobori’ scene, in which corpses are nailed to both sides of a wooden door
“Tokaido Yotsuya Kaidan”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100380)

解释与创作

在尽量充分利用有名的歌舞伎作品的“世界”的同时,通过改变人物的设定和部分故事情节,重新创作新作品的“书替(改写)”的技法也被广泛运用。例如,在第3代濑川如皋创作的《与话情浮名横櫛》中,一个名叫与三郎的男人因为和恋人阿富的不义而遍体鳞伤的故事,俗称《被砍与三》而备受欢迎。

后来,河竹默阿弥在《处女翫浮名横櫛》的创作中,虽然同样因与三郎和阿富的不义,但是遍体鳞伤的却是阿富,这部运用“书替”的作品还是受到欢迎。对于像这样“书替”的标题,通常冠以让人想起原作的名称。这是为了表示对先行作品的敬意,同时也是为了吸引了解原作的观众。

进而,将不同的“世界”组合成一部作品,产生了“交织”这种更加复杂的手法。例如,作为武士为君主报仇的时代物的“世界”和为了私欲杀人的世话物的“世界”,主题、话题展开、登场人物等故事的所有要素都不相同。但是,对这个不同的“世界”进行“交织”,立志报仇的武士在作为商人生活的同时为了夺取金钱而杀人的人物和故事设定,将时代物和世话物两个不同的“世界”联系在一起,故事的可能性大幅扩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