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歌舞伎世界 日本传统表演艺术“歌舞伎”欣赏指南欢迎进入歌舞伎世界 日本传统表演艺术“歌舞伎”欣赏指南

历史

成熟期

猿若町的诞生

“Toto Meisho Shibaimachi Hanei no Zu”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81510)

形成享乐世风的19世纪上半叶也是武士们极度贫困的时代。在政治和经济等陷入僵局的情况下,被称为天保改革的幕府采取了紧缩政策,老百姓的娱乐和奢侈被严厉控制。特别是1842年(天保13年)对歌舞伎进行了全面打压。

首先,以之前位于都城中心、被称为“江户三座”的三大剧场为首,中小剧场和人形净琉璃等剧场也全部迁到当时还是郊区的浅草。另外,堪称代表歌舞伎颜面的第5代市川海老藏因奢侈和挥霍的罪名受到处罚,被赶出江户。

因此,歌舞伎不得不暂且衰退,然而由于改革本身就是与时代背道而驰的复古方式的内容,因此在没有取得多大成果的情况下逐渐放宽管制。在此期间,前往名为猿若町的浅草新剧场街的客人也增加,歌舞伎的繁荣逐渐恢复。

“Toto Meisho Shibaimachi Hanei no Zu”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081510)

河竹黙阿弥的活跃

“Sannin Kichisa Kuruwa no Hatsugai”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100330)

猿若町的剧场街在社会从江户时代(17~19世纪)向明治时代(19~20世纪)发生巨大变化的形势下,持续了19世纪中叶的大约30年。另一方面,在曲艺场演出的讲谈和落语等表演受到欢迎,也开始与歌舞伎产生相互影响。

在这个时代,尽管不是名门家系,而且容貌和声音也不理想,但是第4代市川小団次成为歌舞伎演员的第一人。他的动作出色,舞蹈也很拿手,还能熟练地表演“早替(瞬间换装)”和“宙乘(将演员吊在空中)”等“外连”,在写实的演技和让观众流泪方面没有人能够与他相提并论。

发挥小团次的这个特点,剧作家河竹默阿弥(1816-1893)创作了很多以下层社会出身的小恶棍为主人公的《三人吉三廓初买》等被称为“白浪物(以盗贼为主人公)”的作品,获得了巨大成功。他擅长在世话物中细腻地描写平民的生活,运用有节奏的长台词和清元节这种富于音乐性的净琉璃伴奏等,高雅的格调十分突出。如画般匀整的舞台构成也有其特点,例如在《青砥稿花红彩画》[俗称《白浪五人男》]中,五个小偷奢华地站成一排自报家门。另一方面,对登场的人物,实际上几乎不使用某某人这种“交织”的手法,从因果报应的角度讲述染指坏事的普通百姓的生活方式,从而感觉到摆脱了此前的创作模式。

江户时代末期,悲叹幕府屡次进行严厉打压的第4代小团次去世。该幕府也在1868年(庆应4年)开始的戊辰战争中崩溃。进入明治时代后,虽然默阿弥也根据新时代的要求陆续创作前所未有领域的作品,但是他仍然继续创作反映失去的江户风貌的世话物,成为一名跨越近世和近代发挥才能、为数不多的剧作家。许多这些作品现在仍然反复上演,在歌舞伎的演出戏目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Sannin Kichisa Kuruwa no Hatsugai”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NA100330)

歌舞伎的现代化

“Kanjincho”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BM001470)

即使进入新时代,老百姓也喜爱歌舞伎,但在强烈要求变革的人们当中,对以往歌舞伎具有的简单、娱乐性一面的批判日益增强。特别是理应作为江户歌舞伎领袖的第9代市川团十郎本人是一名急先锋,积极试图改变荒唐无稽的故事以及夸张的演技和演出。对此,将歌舞伎转型为西方戏剧那样高地位的文化,作为可以招待政府官员和外国要人的舞台艺术,这种想法与明治政府的意图一致,从而引发了“戏剧改良运动”。

在这个运动中,第12代守田勘弥开设了新富座,推进了以使用煤气灯等为首的剧场改革。1887年(明治20年)实现了天皇观赏歌舞伎,大幅提高了歌舞伎的地位。

在演出戏目中,出现了将以往的“时代物”按照史实重新编排,在化妆、服装、表演等方面重视时代考证演绎的“活历物”、以及根据能乐的演出戏目的样式高调演绎、被称为“松羽目物”的作品群。然而,这些改良的努力被观众认为偏狭无聊,“活历物”在得不到支持的情况下逐渐无法演出,目前几乎不上演。

另外,致力于在新时代的风貌中重新创作以往的“世话物”、因当时的发型名称被称为“散切物”的作品群也以第5代尾上菊五郎为中心演出。然而,观众强烈支持的是诸如默阿弥新创作的《梅雨小袖昔八丈》那样设定了江户时代故事的“世话物”。

19世纪末期,团十郎和菊五郎开始以更加高雅的形式演绎从江户时代开始延续的戏目,展现成为后世规范的舞台。与第4代小团次的养子、在默阿弥的支持下作为立役深受欢迎的首代市川左团次一同被称为“团菊左”。

“Kanjincho”
National Theatre collection (BM001470)